扩充产能借助资本“定向分红”出手阔绰 匠心家居IPO别有用心?

股票

  因产能难以满足市场需求,常州匠心独具智能家居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匠心家居”)于今年7月7日申请上市融资。

  匠心家居的招股说明书显示,公司拟募集资金10.08亿元,其中有7.9亿元用于新建智能家具生产基地,1.2亿元投入于新建营销网络,余下用于研发中心项目。

  《投资者网》研究发现,匠心家居不仅账面资金充裕,近两年货币资金在5亿元左右,且未新增短期借款;并且其还有“余粮”用来分红与股权激励,公司曾向第二股东宁波随遇心蕊定向分红1.4亿元,后者是实控人李小勤100%控股公司。

  2019年,为了激励宁波随遇心蕊与另一员工持股平台常州清庙之器,公司不惜背上净利润下滑的压力,然而直接受益者却是实控人。

  “产能难以满足市场需求”

  公开资料显示,匠心家居成立于2002年,主营业务为智能电动沙发、智能电动床等智能家具生产,产品以代工或自主品牌的形式销往海外,主要集中在美国。

  在匠心家居看来,其具有较强的销售渠道和客户资源优势,“Furniture Today杂志公布的2018年度全美前100家家具零售商中,近20家与公司建立了紧密的合作关系” 。

  设计研发也不落后:“截至2019年12月31日,公司拥有92项境内外专利,其中5项发明专利”;除此之外,匠心家居还表示其具备供应链内部垂直整合优势、产品质量及售后服务优势、全球生产布局优势等。

  然而,迫于“现有的生产规模已不能满足公司订单快速增长的需求,单一的融资渠道已无法满足公司的大规模资金需求”,匠心家居申请登陆创业板,以此上市融资。

  值得一提的是,匠心家居也并非没有实力解决产能问题。过去三年,公司未新增任何短期借款;同期货币资金分别为3.72亿元、5.04亿元和4.86亿元,其中9成以上为银行存款。

  在此背景下,2017年、2018年,公司始终未启动在建工程,直到去年设立了越南工厂,公司才新增了91万元的工程;固定资产也始终在1亿元至1.1亿元之间浮动。

扩充产能借助资本“定向分红”出手阔绰 匠心家居IPO别有用心?

经营活动现金净额逐年下滑

  匠心家居的产能是否真的跟不上市场需求?至少从目前财务数据中难以判断。

  过去三年,公司经营活动现金净额逐年下滑,分别为1.7亿元、1.23亿元、1.12亿元。但招股书不仅未对此做出解释,并且称:“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净流入充足,因业绩持续增长,应收账款回收情况良好。”

  但从财报披露情况来看,“应收账款回收良好”难以体现。2017年至2019年,公司应收账款分别为1.18亿元、1.36亿元、1.79亿元。

  与之相对的是,应收账款周转率连年下降,从2017年的8.84次降低到2019年的7.05次。Wind数据统计,公司所属的家庭装饰品行业,2019年的应收账款周转率中位数为10.5倍,匠心家居排名在最后10%以内。

  而对于这一变化,招股书解释称:“2018年、2019年收入增长较快”,尽管2019年应收账款32%的同比增速,明显高于7%的营收增速。

  除此之外,“业绩持续增长”似乎也是伪命题。2018年,公司营收、归母净利润同比增22.5%、32.43%;但时至2019年便好景不再,营收仅同比增7%至11.75亿元,归母净利润同比降17.9%至1.13亿元。

  出手阔绰的定向分红

  对于营收增速放缓的原因,匠心家居未做解释,仅表示“净利润下滑主要系2019年实施员工股权激励产生股份支付费用0.6亿元”。

  招股书显示,公司员工持股平台分别为宁波明明白白、常州清庙之器,其以315万股、1650万股的持股量位列公司第二、三大股东,占总股本35.25%、2.75%。两家公司均成立于2019年,李小勤分别持有其20.6%、14.2%的股权。李小勤同时是匠心家居的实控人、第一大股东,控股3468万股,占总股本57.8%。

  “综合考虑对员工的激励效果,确定了员工持股平台对发行人10元/股的入股价格;公司确定每股公允价格为22.55元,据此计算2019年产生股份支付费用6022.5万元,一次性计入当期非经常性损益。”

  报告期内,公司累计分红2.03亿元,占三年累计净利润的近六成。2017年12月22日,董事会决议向全体股东分红6300万元;2018年10月8日,股东会决议向宁波随遇心蕊定向分红1.4亿元,其他股东不参与本次分红,两次分红都发放完毕。

  企查查数据显示,宁波随遇心蕊成立于2018年,由实控人李小勤100%控股。通过对宁波随遇心蕊、宁波明明白白、常州清庙之器的间接控股,李小勤对匠心家居实际控制的股份达到98%,招股书因此提示实控人不当控制风险。

  无论是股东分红,还是员工股权激励,实控人都“渔翁得利”。那么公司的主要考虑是什么?既然股权激励的主要受益者是实控人,公司有无必要为此支付6022.5万元?

  《投资者网》近期就一系列问题联系到公司董秘办,公司并未正面回答,而是表示:“贵网来函提出的调研问题,我司均已在招股说明书中披露,请查阅我司招股书相关的章节。”

  外销模式造成多重风险

  即使问题百出,匠心家居笃定其能为投资者带来长期回报。根据公司未来三年战略, “国内市场开拓及品牌打造”被摆在首要位置。

  经过多年发展,深耕国际市场风险已充分暴露。匠心家居虽与美国不少家具巨头建立了业务联系,但作为代工厂家,其同时受到贸易摩擦、关税、汇率等不确定因素影响,难免削弱其议价权,造成业绩波动、赊销等多个问题。

  2017年至2019年,公司汇兑损益分别为2559.5万元(损失)、-2858万元(收益)和-1174.6万元(收益)。若剔除该影响,匠心家居扣非净利润分别为1.33亿元、1.07亿元、1.58亿元。

  ROE水平也随之波动起伏,过去三年,公司净资产收益率(摊薄)分别为24%、32%、17%。

  为了弱化贸易摩擦、关税的影响,公司已在越南设立工厂。2019年,匠心越南达产并实现销售。由于无需加征美国关税,公司营业成本进一步缩小,2019年毛利率也由前一年的29%回升至32.5%。

  但这也带来了新的难题,2019年,公司存货从前一年的1.28亿元骤增至2.13亿元,公司称是匠心越南产能所致。其还表示“越南经济发展水平、产业配套以及工人专业素质较中国存在一定差距,可能导致匠心越南经营效果不达预期”。

  对于匠心家居而言,开拓国内市场或是最好的解决之策,不过这条路并不简单。

  招股书也在提示相关风险:“敏华控股、顾家家居(行情603816,诊股)等竞争对手已经在国内市场经营多年,具有较高的品牌知名度和较为完善的国内营销渠道。公司国内市场开拓将面临上述竞争对手和传统家具厂商的激烈竞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