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版漫威”折戟?阅文集团半年净亏损33亿,新丽传媒整合效果不佳

商业

  阅文集团上半年营收为32.6亿元,同比增加9.7%;归母净利润为-32.96亿元,同比暴跌939.2%。此外,该公司计提新丽传媒商誉及商标权减值拨备44.06亿元

  《投资时报》研究员 林申

  上市3年,阅文集团(00772.HK)交出了最差中期业绩。

  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该公司实现营收32.6亿元,同比增加9.7%;实现净亏损33.1亿元,同比暴跌941.9%。

  分业务条线来看,2020年上半年,阅文集团在线业务实现营收24.95亿元,同比增加50.1%,占当期营收比重高达76.53%;版权运营实现收入7.19亿元,同比下跌40.81%,占当期营收比例为22.06%。

  《投资时报》研究员留意到,上半年净利润的暴跌与新冠肺炎疫情对影视业的影响不无关系,但根据该公司管理层披露,更深层次的原因是其在过去几年累积下的一些结构性问题。

  此外,考虑到有关收购新丽传媒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新丽传媒)的商誉及商标权的可收回金额低于账面价值,其对新丽传媒计提了44.06亿元商誉及商标权减值拨备,前述相关原因叠加导致该公司上半年业绩表现较差。

  且由于报告期内用于推广在线阅读内容的营销开支增加,今年上半年阅文集团销售及营销开支高达12.7亿元,同比增长30.1%。

  截至2020年8月17日收盘,阅文集团收于48.05港元/股,较今年7月创下的62.9港元/股年内高点,下挫23%,最新总市值为490亿港元。

  阅文集团今年以来股价走势(港元/股)

  数据来源:Wind

  上半年巨亏33亿元

  中期业绩公告显示,2020年上半年,阅文集团实现营收32.6亿元,同比增加9.7%;实现归母净利润-32.96亿元,同比暴跌939.2%。

  《投资时报》研究员留意到,该公司上半年营收小幅上涨,归母净利润却在半年内巨亏超30亿元,而2016年—2019年,其归母净利润分别为0.37亿元、5.56亿元、9.11亿元、10.96亿元,可以看到,其四年经营积累的归母净利润不及半年的亏损,这难免让市场对该公司未来业绩能否稳健、持续增长产生不确定预期。

  对于上半年的业绩表现,阅文集团表示,盈利能力的下滑与新冠肺炎疫情对影视业的影响不无关系,但更深层次的原因是其在过去几年累积下的一些结构性问题,致使其竞争优势有所弱化,此次业绩表现不尽如人意。

  值得关注的是,该公司并未对其“结构性问题”做出细致解释。不过,若按基本的公司理论来解析,制约公司业绩增长的结构性问题或涵盖管理体制、人员安排、财务分配、业务板块运营等方面。

  具体来看,在主要人员安排上,阅文集团曾于今年4月27日对管理团队进行相应的调整,吴文辉调任非执行董事和董事会副主席,梁晓东及其他高管担任集团顾问,同时,程武出任公司首席执行官和执行董事,侯晓楠出任公司总裁和执行董事。不知如此变化是否体现出其“结构性问题”。

  此外,该公司对收入成本的控制力度较弱,中期业绩公告显示,截至2020年6月末,其收入成本为15.29亿元,同比上涨13.3%,其中最引人注意的是平台分销成本增长超2倍。

  阅文集团2016年—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归母净利润(亿元)

  数据来源:公司年报及中期业绩公告

  版权运营收入下跌40.81%

  《投资时报》研究员查阅该公司财报注意到,在线业务及版权运营为该公司主要收入来源。其中,在线业务主要包括在线付费阅读、在线广告等,版权运营主要涵盖电影及电视版权许可及发行、版权许可等。

  2020年上半年,阅文集团版权运营实现收入7.19亿元,同比下跌40.81%。可以看到,其版权运营业务大幅承压,而这主要系新丽传媒收入减少所致,该公司与新丽传媒的整合未能充分产生协同效应。

  《投资时报》研究员留意到,新丽传媒主要从事电视剧、网络剧及电影的制作和发行,2019年其成功推出了《庆余年》等多部剧集。2018年10月31日,阅文集团收购新丽传媒100%股权,后者承诺2018年—2020年净利润分别不低于5亿元、7亿元、9亿元,若上述业绩承诺未完成,阅文集团支付的对价将相应扣减。

  数据显示,新丽传媒2018年、2019年分别实现净利润3.24亿元、5.38亿元,且今年上半年净亏损0.97亿元。显然,其2018年及2019年均未完成业绩承诺,而今年要想完成业绩承诺,下半年净利润需达到近10亿元。

  不过,考虑到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影视行业备案、开机、上线项目数量下滑,影视制作延期和上映时间待定,新丽传媒影视项目整体周期变长,不确定性增加,要想实现近10亿元净利润难度较大。

  在线阅读面临挑战

  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该公司在线业务实现营收24.95亿元,同比增加50.1%。将时间维度拉长来看,2018年6月末—2020年6月末的中期业绩显示,其在线业务营收分别为18.79亿元、16.62亿元、24.95亿元,占当期营收的比例分别为82.32%、55.96%、76.53%。可以看到,在线业务占公司营收的绝大比重,即在线业务仍然为其核心业务。

  需要注意的是,今年上半年,阅文集团在线阅读面临较大挑战,在管理团队调整后其即被曝出历史合同中存在一些不合理条款,引起网文作者的集体质疑,并导致部分网文作者发起“5.5断更节”进行抵制。为平息作者担忧,该平台于6月3日宣布推出“单本可选新合同”,取消单一格式合同,以满足网文作者的需求。

  此外,《投资时报》研究员留意到,截至2020年6月底,阅文集团自有平台产品及腾讯产品自营渠道平均月付费用户为1060万人,同比增加9.28%,较2018年同期下降0.93%;付费比率为4.5%,虽然与去年同期持平,但低于2018年6月末的5%。

  值得一提的是,作为付费阅读产品的补充,该公司自2019年第一季度开始在腾讯的手机QQ及QQ浏览器上分发免费阅读内容,并于2019年第二季度开始通过自有的免费阅读产品飞读来分发免费阅读内容。然而,今年上半年,其免费阅读业务也未能达到预期,APP飞读的整体表现也未能匹配公司网络文学的龙头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