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雅玲:人民币此时升值是否适宜?

商业

  中新经纬客户端8月18日电 题:《谭雅玲:人民币此时升值是否适宜?》

  作者 谭雅玲(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独立经济学家)

  近期人民币升值预期上升,主要是美元贬值引起的效应,但此时人民币升值对稳外贸是否适宜?面对当前疫情特殊性,中国外贸企业形势依然严峻,外循环面对诸多问题。因此,中央政治局会议提出“加快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这是积极应对的有力对策,从人民币与美元的特性与差异分析,有助于理解其中逻辑并预警风险。

  货币资质方面,目前美元是全流通货币,并且是全球霸权货币、定价和报价货币、超主权货币。而人民币仅是本币,人民币加入SDR(特别提款权),但其储备货币资质有限度和约束条件。因此,我们必须梳理清楚人民币的个性与特性,准确把握货币资质要素与标准是探讨问题和预期的重要前提。

  货币实力方面,当下美元实力体现在发达国家的高级化经济水平上,具体而言,美国是具有新经济特性的世界大国,即使2008年华尔街金融风暴也没有改变美国的经济地位。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中的大国,机制尚未健全、市场化改革正在进行之中,经济基础处于初级阶段,改革开放处于基础时期。虽然经济体量为世界第二位,但人均收入水平与第一位和第三位差异巨大,国家经济总量与人均收入存在分化,国情特性决定人民币开放度更加审慎。

  货币定律方面,美元方向清晰明朗,经济氛围决定美元全球化特色,较长的历史渊源决定美元经验丰富有效。每一次金融危机、战争危机、政治危机之际,美元皆以升值为主;但救助经济、稳定市场、辅助企业之时美元则以贬值为主。而人民币追求升值比贬值的周期要长、幅度要大、速度要快,市场对人民币升值预期偏多,认为贬值预期是悲观的,这种看法缺少专业基础。

  当前,美元以贬值面对内外夹击,力求稳住经济和保全政治。而人民币却相对偏升值,这对疫情影响下稳外贸和外资利弊不定,进而容易造成对人民币预期的争论与矛盾。

  此外,有三个风险点值得注意。

  一是对通胀风险不可掉以轻心。疫情期间,财政与货币的投放是刺激通胀的基础因素,外围环境是助推通胀的客观环境。工业品期货与农业品期货通胀周期有规律可循,应警惕工业品期货之后的高通胀。

  二是警惕财政赤字约束货币功能。亚洲金融危机给市场带来了财政政策与货币政策的经验与教训,当时美国由财政赤字转向财政盈余,美国也因此成为亚洲金融危机最大的受益者,国际资本流动转向美国,美元效应叠加美国财政盈余促进美国经济繁荣。中国要警惕财政从盈余变赤字、货币从贬值到升值的过程中产生泡沫。

  三是警惕利差对冲套利流失资产。中国债券与证券市场具有投资吸引力,但要警惕投机与套利带来资产流失。人民币升值贬值的节奏以外部离岸引领为主,未来其势必增加自身利润、减小我方收益,要警惕对冲套利带来资产流失。(中新经纬APP)

  谭雅玲

  中新经纬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本文不代表中新经纬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