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 | 帅丰电器:供应商股东与实控人亲属入股同公司 个体户客户扎堆现身

商业

    《金证研》沪深资本组 罗九/研究员 映蔚 洪力/编审

    被称为“越剧诞生之地”、“王羲之归隐之地”,贯穿古今,嵊州也是中国领带之乡、厨具之都。作为全球最大的集成灶生产基地,嵊州聚集了厨具企业近450家,浙江帅丰电器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帅丰电器”)便是其一。

    而与在该生产基地的其他企业相比,帅丰电器是“鸡头”还是“凤尾”?尚待推敲。而反观其背后,报告期内,在其12家前五名客户中,超半数系个体户,客户质量或存隐忧。此外,其两家外协厂商或为“零人”公司,帅丰电器采购数据真实性存疑。与此同时,下游趋冷逆势扩张“放卫星”,其或面临产能消化难题。且作为帅丰电器的独立董事,俞毅在其它上市公司任独董期间,逾八成董事会未“现场”出席,独董俞毅身兼7职或“分身乏术”,未来能否勤勉尽责?

     

    一、12家前五客户超半数系个体户,大客户骤降至“零人”公司质量存隐忧

    成立于1998年的帅丰电器,系一家以生产、销售集成灶为核心的现代新型厨房电器生产企业。招股书称,帅丰电器已发展成国内集成灶行业领先企业之一,截至2018年末,其营业收入已达6.31亿元。

    然而,帅丰电器个体户客户扎堆现身,客户质量或存隐忧。

    据招股书,帅丰电器主要销售模式为经销、直营和出口业务,2016-2018年以及2019年1-6月,帅丰电器经销模式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94.99%、96.11%、87.21%、90.97%。即帅丰电器主营业务收入主要来自经销模式。

    而2016-2018年以及2019年1-6月,帅丰电器个体户及自然人经销商数量分别为1,023家、1,006家、1,063家、1,087家,占帅丰电器经销商总数量的比重分别为99.8%、92.55%、91.01%、90.89%。

    也就是说,帅丰电器主营业务收入来源为经销模式的收入,而其经销商客户逾九成是个体户或自然人。不仅如此,其前五大客户中超半数为个体户。

    据招股书,报告期内,即2016-2018年以及2019年1-6月,出现在帅丰电器前五大客户名单的公司共有12家。

    2018年及2019年1-6月,帅丰电器对谢家集区中易装饰建材店(以下简称“中易建材”)的销售金额分别为467.63万元、291.6万元。同期,中易建材均为帅丰电器第第二大客户。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中易建材成立于2009年3月18日,类型为个体工商户,经营者为易辉。

    据招股书,2017年及2019年1-6月,帅丰电器对湘潭市雨湖区帅丰集成灶九华经营部(以下简称“湘潭帅丰九华经营部”)的销售金额分别为526.33万元、221.62万元。同期,湘潭帅丰九华经营部分别为帅丰电器第五、第四大客户。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湘潭帅丰九华经营部成立于2015年12月22日,类型为个体工商户,经营者为周月梅。

    据招股书,2019年1-6月,帅丰电器对蚌埠市乐宜家橱柜店(以下简称“乐宜家橱”)的销售金额为188.16万元。当期,乐宜家橱为帅丰电器第五大客户。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乐宜家橱成立于2007年1月15日,类型为个体工商户,经营者为王柏乐。

    据招股书,2017-2018年,帅丰电器对南昌市西湖区帅丰电器商行(以下简称“南昌帅丰电器商行”)的销售金额分别为584.48万元、382.37万元。同期,南昌帅丰电器商行分别为帅丰电器第二、第四大客户。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南昌帅丰电器商行成立于2009年6月25日,类型为个体工商户,经营者为张熙明。

    据招股书,2018年,帅丰电器对宜宾市翠屏区建平建材经营部(以下简称“建平建材”)的销售金额为377.77万元。当期,建平建材为帅丰电器第五大客户。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建平建材成立于2010年3月5日,类型为个体工商户,经营者为陈建平。

    据招股书,2016-2017年,帅丰电器对长沙市芙蓉区携诚家电商行(以下简称“携诚家电”)的销售金额分别为357.02万元、536.19万元。同期,携诚家电分别为帅丰电器第五、第三大客户。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携诚家电成立于2014年5月28日,类型为个体工商户,经营者为程妮。

    据招股书,2016年,帅丰电器对南京市建邺区有凤来仪厨卫用品经营部(以下简称“有凤来仪”)的销售金额为362.87万元。同期,有凤来仪为帅丰电器第三大客户。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有凤来仪成立于2014年11月27日,类型为个体工商户,经营者为刘华。

    由上述情形可见,中易建材、湘潭帅丰九华经营部、乐宜家橱柜、南昌帅丰电器商行、建平建材、携诚家电、有凤来仪均为个体户。也就是说,报告期内,帅丰电器12家前五客户中,7家系个体户,占比为58.33%,其客户质量或存隐忧。

    而《金证研》沪深资本组研究还发现,帅丰电器的客户或不乏业绩不达标、质量恶化的情形。

    据招股书,2016-2018年以及2019年1-6月,帅丰电器经销商减少数量分别为68家、154家、73家、43家。

    对此,帅丰电器称,经销商退出原因主要为,一是由于经销商业绩未达到销售考核目标,被公司撤换;二是由于经销商自身原因,自行与其解除经销关系。

    而另一方面,帅丰电器第一大客户社保缴纳人数则骤降为0人,经营情况或恶化。

    据招股书,2018年及2019年1-6月,帅丰电器对长春市鑫鑫电器经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鑫鑫电器”)的销售金额分别为422.52万元、342.96万元。同期,鑫鑫电器分别为帅丰电器第三、第一大客户。

    据招股书,帅丰电器以鑫鑫电器为案例,说明其经销商的选取标准。帅丰电器称,鑫鑫电器原为其他油烟机品牌的经销商,经营业绩突出,且在吉林省长春市从事厨房电器经营十余年,拥有了一定的资金实力、客户资源,以及成熟的团队,其业务人员 10 人以上,售后服务人员2人以上,人员配备齐全。

    而值得注意的是,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7-2019年,鑫鑫电器社保缴纳人数分别为22人、20人、0人。且鑫鑫电器成立于2002年4月3日,股东为胡淑伟、汪建荣。

    据公开信息,除鑫鑫电器外,胡淑伟、汪建荣两人还持有吉林省鼎F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鼎F商贸”)股权。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鼎F商贸于2014年7月25日成立,2016年社保人数缴纳为0人,且其于2017年8月7日注销。

    2019年,鑫鑫电器社保缴纳人数突然变为0人,且其股东旗下并无其它子公司。而鑫鑫电器社保缴纳人数骤降,其或变为“零人”公司,这是否意味着鑫鑫电器经营情况恶化?鑫鑫电器实际上有没有在“营业”?尚未可知。

    而关于帅丰电器的客户问题还远未结束,其还出现主要客户系“零人公司”等情形。

     

    二、向“零人”客户销售逾千万元,销售数据真实性存疑

    事实上,帅丰电器存在向“零人”客户销售上百万元的情形,累计金额上千万元。

    据招股书,2019年1-6月,帅丰电器对郑州豫鲁家用电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豫鲁家电”)的销售金额为229.44万元。当期,豫鲁家电为帅丰电器第三大客户。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6-2019年,豫鲁家电的社保缴纳人数均为0人。且截至2019年末,豫鲁家电实缴金额仍为0元。

    社保缴纳人数常年为0人,豫鲁家电或系“零人”公司。而除了豫鲁家电,豫鲁家电股东郎新元名下仅一家“已注销”个体户。

    据公开信息,郎新元还系新郑市龙湖镇豫鲁家电商行(以下简称“豫鲁家电商行”)的法定代表人。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豫鲁家电商行成立于2016年5月4日,类型为个体工商户,经营者为郎新元。豫鲁家电商行已于2019年11月6日注销。

    无独有偶,帅丰电器的“零人”客户或并不止一家。

    据招股书,2016-2017年,帅丰电器对湖南省合纵展兴建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合纵建材”)的销售金额分别为452.79万元、534.25万元。同期,合纵建材分别为帅丰电器第二、第四大客户。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6-2017年,合纵建材社保缴缴纳人数分别为0人、0人。

    不难看出,与帅丰电器交易期间,合纵建材或系“零人”公司。而其股东名下除个体户外,并无其它公司。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合纵建材成立于2015年6月29日,股东为丁星。

    据公开信息,除了合纵建材,丁星还系长沙市望城区帅丰电器商行、长沙市望城区星盛建材店、长沙市芙蓉区万家丽帅丰电器商行、望城县高塘岭镇步阳防盗门店、望城县高塘岭镇丁星橱柜店、长沙县星沙展丰建材商行(以下简称“展丰建材商行”)、长沙县星沙星展电器商行(以下简称“星展电器商行”)、长沙市雨花区丁星家用电器商行(以下简称“丁星家用电器商行”)等的经营者。

    而值得注意的是,在上述丁星名下的8家个体工商户中,展丰建材商行、星展电器商行、丁星家用电器商行等3家个体户已分别于2019年7月3日、2019年4月28日、2018年7月26日注销。

    由上述情形表明,帅丰电器与“零人”客户豫鲁家电、合纵建材的交易额累计逾千万元,帅丰电器销售数据的真实性存疑。

    问题不仅于此。帅丰电器外协厂商亦存疑云。

     

    三、外协厂商股东与实控人公公现共同持股公司,双方关系或“不一般”

    需要指出的是,帅丰电器外协厂商身后的股东或并不简单。

    据招股书,2016-2017年,帅丰电器向嵊州市嘉瑞不锈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嘉瑞公司”)采购不锈钢开平及表面处理的外协服务,帅丰电器对其的采购金额分别为170.82万元、240.98万元。同期,嘉瑞公司均为帅丰电器第一大外协厂商。

    2018年,帅丰电器向嘉瑞公司及嵊州市嘉盛电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嘉盛电器”)采购不锈钢开平及表面处理的外协服务,采购金额为225.01万元。同期,嘉瑞公司及嘉盛电器为帅丰电器第一大外协厂商。

    到了2019年1-6月,帅丰电器向嘉盛电器采购不锈钢开平及表面处理的外协服务,采购金额为50.43万元。同期,嘉盛电器为帅丰电器第一大外协厂商。

    且招股书显示,嘉瑞公司与嘉盛电器为同一实际控制人控制的公司。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嘉瑞公司成立于2011年2月18日,王潜、钱海英分别持股80%、20%。而嘉盛电器成立于2017年6月23日,干建校、钱海英分别持股50%、50%。

    可见,嘉瑞公司、嘉盛电器背后均“站着”股东钱海英,而钱海英是否为这两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不得而知。

    而值得一提的是,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钱海英还持有浙江嵊州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嵊州农商行”)的股份。

    据招股书,帅丰电器实际控制人之一邵于佶配偶的父亲丁建东(邵于佶性别为女,则丁建东是邵于佶的公公),亦持有嵊州农商行的股份。

    嘉瑞公司、嘉盛电器股东钱海英与帅丰电器实控人之一邵于佶公公丁建东,均系嵊州农商行股东,那么两人是否存在“联系”,其中是否为巧合?而帅丰电器与嘉瑞公司、嘉盛电器之间的交易价格又是否公允?不得而知。

    需要指出的是,类似情况并未结束。

    据招股书,2016-2018年以及2019年1-6月,帅丰电器向嵊州市金杰威不锈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杰威”)采购不锈钢开平及表面处理的外协服务,帅丰电器对其的采购金额分别为85.12万元、152.85万元、172.33万元、33.78万元。同期,金杰威分别为帅丰电器第三、第三、第二、第二大外协厂商。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金杰威成立于2015年5月7日,而截至2019年12月9日,由金荣、嵊州市金威机电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威机电”)分别持股10%、90%。而且,金荣系金威机电的法定代表人,并持有金威机电92%股权。

    这意味着,2019年12月9日前,金荣或为金杰威实控人。

    据公开信息,金荣为嵊州农商行的股东之一。

    而招股书显示,帅丰电器实际控制人之一邵于佶的公公丁建东,亦持有嵊州农商行股份。

    作为帅丰电器外协厂商,金杰威前实控人金荣,与帅丰电器实控人之一邵于佶公公丁建东,均持有嵊州农商行股份。两人之间存在“联系”?且帅丰电器与金杰威合作关系的建立是否受此影响?其间的交易价格是否公允?难以得知。

    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12月9日,金杰威股东由“金荣、金威机电”变更为“张超英、赵]”。即上市前夕,金荣却突然退出金杰威,个中是否存在避嫌的可能?尚未可知。

    除了客户及供应商存诸多问题待解,帅丰电器“逆势”扩产的情形亦值得关注。

    ?

    四、下游趋冷募资扩产“放卫星”,产能扩张6.24倍或难消化

    近年来,帅丰电器下游行业趋冷,此番奔赴上市扩充产能,未来的产能消化或系其需直面的问题之一。

    据招股书,此番上市,帅丰电器拟募集资金11.42亿元,其中9.71亿元计划投入于“年新增40万台智能化高效节能集成灶产业化示范项目”(以下简称“年新增40万台集成灶项目”),该项目建设地点为嵊州经济开发区五合西路,建设期为3年,项目建成后可形成年产40万台智能化高效节能集成灶的生产能力。

    据招股书,目前,帅丰电器拥有三个生产厂区,分别为天乐路169号厂区、经禄路1号厂区和五合西路100号厂区,报告期内,帅丰电器产品生产主要位于天乐路及经禄路厂区,而五合西路厂区为募投项目厂区。

    据嵊州市政府2019年9月30日发布的《浙江帅丰电器股份有限公司年产10万台集成灶生产线技改项目竣工环境保护验收监测报告表》(以下简称“10万台集成灶技改项目验收报告”),2019年9月30日,帅丰电器年产10万台集成灶生产线技改项目通过验收。该项目位于天乐路169号厂区,2019年6月开工,2019年7月建成,生产能力为年产9.8万台集成灶。

    另外,据嵊州市政府2019年9月30日发布的《浙江帅丰电器股份有限公司年产2万台洗碗机生产线技改项目竣工环境保护验收监测报告表》,帅丰电器经禄路1号厂区的项目“年产30万台(套)集成水槽和50万台高效节能环保型集成灶生产线技改项目”(以下简称“年产30万台集成水槽和50万台集成灶项目”)获得的审批规模为集成水槽30万台/年,集成灶50万台/年,验收文号为嵊环建验[2016]13号。

    据嵊环建验[2016]13号文件,2016年3月28日,帅丰电器“年产30万台集成水槽和50万台集成灶项目”竣工验收通过。

    也就是说,若帅丰电器募投项目“年新增40万台集成灶项目”以及通过竣工验收的项目“10万台集成灶技改项目”、“年产30万台集成水槽和50万台集成灶项目”达产后,届时帅丰电器集成灶产品的产能或达到99.8万台/年。

    据招股书,2016-2018年以及2019年1-6月,帅丰电器集成灶的产能分别为12万台、16万台、16万台、8万台。即帅丰电器上述项目达产后,帅丰电器产能系其现有产能的6.24倍。

    而销量方面,据招股书,2016-2018年以及2019年1-6月,帅丰电器集成灶的销量分别为11.27万台、14.95万台、15.09万台、7.18万台。

    与此同时,帅丰电器或面临着下游行业趋冷的风险。

    据招股书,帅丰电器所处行业为家用厨房电器具制造业,具体细分行业为集成灶行业。截至2019年上半年,其主营业务收入99.56%均来自境内。

    据招股书援引自北京中怡康时代市场研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怡康”)数据,2014-2018年,国内厨电市场零售规模分别为672亿元、743亿元、847亿元、977亿元、931亿元,则2015-2018年同比增长率分别为10.57%、14%、15.35%、-4.71%。

    细分行业方面,据中怡康数据,2015-2018年,国内集成灶零售额分别为48.8亿元、60.8亿元、89.8亿元、129.2亿元,2016-2018年同比增长率分别为24.59% 、47.7%、43.88%。2019年预计国内集成灶零售额达179.9亿元,同比增长39.24%。

    也就是说,自2017年起,国内集成灶零售额增速呈下滑趋势,帅丰电器未来成长能力或承压。而其下游行业趋冷,帅丰电器“大举”募资扩产“放卫星”,其新增产能能否消化?或该“打上问号”。

    关于帅丰电器产能消化的疑云还未散去,其独董问题又接踵而至。

     

    五、独董俞毅身兼7职,或“分身乏术”难勤勉尽责

    《金证研》沪深资本组研究发现,帅丰电器独董俞毅身兼7职,或分身乏术,难勤勉尽责。

    据招股书,俞毅为帅丰电器独立董事,任期为2017年12月至2020年12月。

    据浙江众成包装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江众成”)年报,俞毅在上市公司浙江众成担任独立董事,任期为2015年12月28日至2021年2月28日。

    据浙江星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星星科技”)年报,俞毅在上市公司星星科技担任独立董事,任期为2016年9月13日至2022年12月5日。

    据浙江网盛生意宝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生意宝”)年报,俞毅在上市公司生意宝担任独立董事,任期为2016年6月21日至2022年6月19日。

    不仅如此,据浙江新澳纺织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澳股份”)公告及同花顺iFinD数据,俞毅在上市公司新澳股份担任独立董事,任期为2020年1月17日至2023年1月16日。

    即俞毅是浙江众成、星星科技、生意宝、新澳股份,以及帅丰电器等5家公司的独董。

    此外,据招股书,俞毅还是浙江工商大学教授,同时在东展船运股份公司担任董事。

    也就是说,俞毅身兼7职,其能否确保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有效地履行独立董事的职责?不得而知。

    需要知道的是,俞毅任职独董期间曾常以通讯方式参会,或“分身乏术”。

    据浙江众成年报,2016-2019年,在担任浙江众成独立董事期间,俞毅应参加董事会次数为29次,而俞毅现场出席浙江众成董事会仅12次,另外17次均系以通讯方式参加。在这期间,俞毅超半数董事会未能现场出席。

    据星星科技年报,2016-2019年,在担任星星科技独立董事期间,俞毅应参加董事会次数39次,而俞毅现场出席星星科技董事会仅7次,另外32次均系以通讯方式参加。即在星星科技召开的39次董事会中,俞毅未能现场出席的次数占比为82.05%。

    雪上加霜的是,在俞毅任职期间,上述两家公司均曾“吃”警示函。

    据浙江众成公告,2019年度,浙江众成及其子公司浙江众立合成材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累计向实际控制人陈大魁提供借款8,000万元。针对上述事项,浙江众成未履行审议程序,未及时对外披露,构成实际控制人违规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的行为,违反了《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相关规定。由此,证监会决定对浙江众成及相关人员采取出具警示函的监督管理措施,并记入证券期货市场诚信档案。

    据星星科技公告,证监会在日常监管中发现,2019年2月22日,星星科技披露2018年度业绩快报显示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金额为-84,646.28万元;2019年4月23日,星星科技披露2018年度报告显示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金额为-169,895.81万元,存在业绩快报信息披露不准确的情况,违反《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第二条的规定。由此,证监会决定对星星科技及相关人员出具警示函的监督管理措施。

    12家前五客户中超半数为个体户、与“零人”客户交易累计逾千万元、下游趋冷逆势扩张“放卫星”、独董或难勤勉尽责等问题浮现,此番上市,帅丰电器或问题“缠身”,未来或将面临资本市场的考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