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空物流信息服务商「翌飞锐特」:“运气型选手”的硬实力

财经

  “您觉得您在创业方向上是一位‘运气型选手吗?’”采访中创业邦记者问到。

  翌飞锐特创始人史鸣飞笑着回答道:“我觉得运气或者说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

  翌飞锐特成立于2013年,是一家跨境航空物流信息服务提供商,主要提供跨境航空物流电子化平台和电子货运解决方案,为用户提供关务信息交换服务、跨境电商物流应用服务、物流可视化跟踪服务、移动物流信息服务等。

  翌飞锐特的名字其实是“e-Freight”的音译,史鸣飞回忆道:“翌飞锐特的命名其实很取巧,我当时有幸到日内瓦参加国际航协会议,e-Freight(电子货运)的概念首次被提出,我听到这个概念认为在当前市场有很大的落地机会,于是直接用‘翌飞锐特’作为名字创立了这家公司。”电子货运的概念其实很简单,即在航空物流的各个环节中搭建一个统一的电子货运平台,让物流过程中的各个组成单位能通过这一平台实现电子无纸化货运,提升航空运输效率。虽然听起来很简单,但用史鸣飞自己的话来说,这是一件“费力不讨好”的事。

  本文图片来源于翌飞锐特,经授权使用

  与企业数字化服务不同,航空物流所牵涉到的环节更复杂,对接情况更难确定,很少有航空、物流或是货运公司愿意去做。企业数字化做的更多是部门与部门之间的对接或者上层与下层的调配指挥,而电子货运整个业务流程是聚集的网状结构,而电子货运由谁来当这个网呢?进口海关、出口海关、承运人、机场货栈再到货代与收货人、寄货人,所属行业不同,业务内容也不同。想要在这种长条的链状环境中做一个平台实际上就是在做一个生态。

  尽管在2020年的今天,“打造业务生态”的口号喊得到处都是,但想在2012年打造一个涵盖政府、企业、个体户甚至境外业务的航空货运生态环境,对任何航空相关公司都是徒劳且无意义的。“不是不会做,而是没法做”,史鸣飞说道,“假设A、B两家公司负责航空物流中的同一板块业务,A家开发了一个完整的生态链条平台,那么B家是用还是不用?若B也开始自研平台,那上下游企业C若想同时对接A、B两家公司就需要同时使用两种不同的操作平台。但如果A、B之外还有D、E、F呢?除此之外,航空货运也涉及到与海关平台的对接,端口最后又该由谁来统一呢?”“自扫门前雪”是当时航空物流行业的一个真实写照。

  想要打破这种传统的业务模式就必须从外部发力,史鸣飞的翌飞锐特就是来自外部的一股劲。

  翌飞锐特创始人:史鸣飞

  本文图片来源于翌飞锐特,经授权使用

  翌飞锐特的产品分为翌飞链、翌飞云与有舱网三个业务板块。分别提供航空货运产业数字化链条服务、中小货运企业数字化SaaS服务以及智能化航空信息服务。翌飞链将航空社区平台、电子教育平台、移动服务平台以及关务信息平台连接到一起,形成一个以翌飞链为核心的核心数据交换网络,实现全程无纸化操作,支持货物信息一站式录入、多点式发送,符合航空物流一点到多的业务特点。相较于传统纸质申报单的填写,大幅提升了业务操作效率。翌飞云则是针对中小货运企业的数字化SaaS服务,帮助中小物流企业快速接入航空公司的数字化运营模式。一方面帮助物流企业搭建数字化平台,提升运维决策效率,另一方面也在外部接口上适配翌飞链,组成航空物流全栈式服务生态,打通了航空物流信息化的最后一步距离。在此之上,翌飞锐特又推出有舱网电子交易平台。史鸣飞介绍到:“有舱网是一个航空货运界的携程,物流公司可以通过有舱网在线订舱,价格透明,优化航空物流中的订舱环节。此前物流公司订舱仍需当面交易,甚至打十几个电话,过程非常繁琐。”凭借三款核心产品,翌飞锐特在行业中占有率已达到35%,2019年年收入超1.3亿元人民币。

  本文图片来源于翌飞锐特,经授权使用

  翌飞锐特在成立之初,产品以互联网精神免费供给使用。史鸣飞说道:“最开始推出产品的时候刚好海关应上级要求,采用无纸化办公,所有报关流程都要进行电子操作,这时很多物流货运企业仍采用传统的纸质材料报关,上游无纸化,下游很难还采用传统笨重的操作方式来开展业务,因此翌飞锐特一方面适应当时市场环境,另一方面也免费使用,迅速圈粉了第一批种子用户。”

  随着翌飞锐特产品的落地,资本迅速发现这个项目在市场中的可行性,在2014年翌飞锐特获得了开物投资、汉能创投的A轮投资。用史鸣飞自己的话来说获得融资后自己开始有些“飘了”,翌飞从最开始的10个人迅速扩展到50人,海运事业部、陆运事业部、移动端开发,一个没落,都被写进了史鸣飞当时的“宏图”之中。但企业快速膨胀的背后却是巨大的泡沫。免费模式除了好的口碑,什么都没有带给翌飞锐特,迅速拓展的事业部让企业显得“又肿又胖”,2015年7月,史鸣飞生日当天,此时的翌飞锐特迎来了自己的“至暗时刻”――账面只剩3000元。

  史鸣飞反思到:站在风口上,猪都能飞,那么一旦风停了呢?是谁摔得最惨?

  2015年下半年,史鸣飞开始精简人员机构至10人规模,将所有业务集中到航空物流运输平台的建设上,同时将原本单一的产品迭代升级,并转为付费模式,以确保企业能够通过产品创造稳定营收。史鸣飞回忆道:“最开始从免费转向付费时,内心是比较担心,万一客户全部弃用产品了怎么办?但事实上并没有这种情况,大部分客户都对我们的服务以及产品表示认同,也认为根据服务项目收取部分费用这件事是合情且合理的。”到了2016年初,翌飞锐特现金流由负转正。时至今日,翌飞锐特已经来到了100人左右的团队规模,史鸣飞表示:“100人是一个不大不小的规模,进可攻,退可守,既灵活也抗压。因此公司在一定时间内将保持在100人左右的规模。”

  本文图片来源于翌飞锐特,经授权使用

  在经历了这段转危为安的经历,史鸣飞表示:“企业能够运行首要一定是现金流的稳定,但同时也要有自己‘造血’的能力,纯靠资本输血必定走不长远。因此在今后的融资机构选择上,比起单纯的财务投资人我更倾向能够提供资源的战略投资人。”翌飞锐特也在2018年中完成了由招商局创投投资的B轮融资。2020年下半年翌飞锐特开启新一轮的融资,以用于市场拓展、研发升级。

  本文图片来源于翌飞锐特,经授权使用。本文为创业邦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创业邦将保留向其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如需转载或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