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个康美药业!财务造假、违规信披、资金被实控人关联方累计占用45亿元 延安必康拟被顶格处罚

公司

  今年3月底,延安必康(行情002411,诊股)因涉嫌信披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4个多月过去了,证监局的处罚“靴子”终于落地。

  根据陕西证监局查明,延安必康此次涉嫌的违法事实主要包括三方面,一是实控人及关联方通过工程款及收购等事项对上市公司资金进行违规占用;二是相关年度报告存在虚假记载,累计虚增货币资金36.63亿元;三是相关临时报告信息披露内容不准确、不完整,存在误导性陈述。

  8月18日晚间,深交所紧扣证监局的处罚决定,向延安必康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延安必康”)下发关注函。深交所要求其说明,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占用公司资金的余额,并要求公司自查预付给供应商的工程款是否流入实控人、控股股东及其附属企业的账户。

  从8月18日二级市场的走势来看,证监局的处罚并未给延安必康的股价带来太多影响。当日该股低开,后又回升,最终报收于7.54元/股,涨幅1.34%。

  又一个康美药业!财务造假、违规信披、资金被实控人关联方累计占用45亿元 延安必康拟被顶格处罚

  控股股东占用公司资金

  关于控股股东占用上市公司资金一事,经陕西证监局查明,公司借收购之名行资金占用之实,且还通过极其隐蔽的工程事项将资金流向关联方。

  据了解,2015年2月11日和2016年1月15日,上市公司控股股东新沂必康称,为加快和推动配套项目建设,申请向陕西必康进行资金调拨和拆借,以解决短期资金需求。2015年至2018年,陕西必康按照实控人李宗松指示,向陕西天佑和陕西松嘉累计转出43.4亿元。

  其中,8.17亿元拟用于陕西松嘉收购项目的支出。截至证监会调查结束,前述收购事项仍未开始实施。且除去向有关方支付陕西必康销售费用的10.95亿元外,剩余资金并未返还给上市公司,并被用于新沂必康的项目建设。

  此外,在2017年4月12日至4月20日,陕西必康还曾以预付工程款方式,向新沂远大转款12.52亿元。而后由新沂远大以提供借款形式,通过中间方最终转给关联方李宗松实际控制的江苏北松健康产业有限公司。

  陕西证监局认为,上述行为实质构成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经测算,2015至2018年,延安必康的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累计44.97亿元

  经调查,为掩盖上述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情况,延安必康通过虚假财务记账、伪造银行对账单等方式,虚增货币资金。其中,2015年度虚增货币资金7.94亿元,占当期净资产的15.18%;2016年度虚增货币资金20.57亿元,占当期净资产的24.31%;2018年度虚增货币资金8.12亿元,占当期净资产的8.47%。

  屡次信披违规

  另外,今年2月5日,延安必康披露《关于收到加快口罩等疫控防护品生产紧急通知的公告》,称将尽快完成医护级口罩和防护服生产线的改造。当日,上市公司收获一个涨停板。然而,在收盘后延安必康才补充公告称,公司尚未取得口罩生产许可资质

  2月7日,延安必康又表示与深圳市图微安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下称“图微安创”)建立紧密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公司称,图微安创已开发出对肺纤维化具有良好治疗逆转作用的多肽药物,并表示其药物治疗相关的生物指标逆转在80%以上,属于全球首创,且未来有望成为治疗肺纤维化领域的明星药物。当日,延安必康最高涨幅9.62%。

  然而,2月10日收盘后,延安必康表示,上述项目处于临床前研究阶段。预计将于2021年完成临床前开发工作,2022年一季度申报临床,2025年完成临床II试验。

  对此,陕西证监局认为,延安必康的上述临时公告不准确、不完整,对上市公司股价产生较大影响,构成误导性陈述。

  根据上述三项违法行为的情节与社会危害程度,陕西证监局拟对延安必康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陕西证监局认为,李宗松利用其上市公司实控人的地位,在相关违法行为中居于核心地位,实际承担了主要决策、组织、策划的角色,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其余涉事人员分别处以3万元―30万元不等的行政罚款。

  目前,延安必康只是收到了《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最终结果还需等待《行政处罚决定书》的确认。一旦认定上市公司因虚假陈述受到证监会行政处罚,根据相关司法解释,在2016年4月26日至2020年3月25日期间买入,并在2020年3月26日后卖出或仍持有并曾产生一定浮亏的投资者,可以通过法律途径来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

  资金链承压评级遭下调

  公开资料显示,延安必康主营业务为医药板块、新能源新材料板块以及药物中间体板块三大类。医药板块主营产品以中成药为主,其中,“心荣”系列产品在心脑血管领域使用较广。

  2019年财报显示,延安必康实现营业收入93.28亿元,同比增加10.43%;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亿元,同比下滑1.01%。而今年公司净利润的下降速度继续拉大。据2020年半年报业绩预告显示,预计上半年实现归母净利润1.15亿元-1.5亿元,较去年同期同比下降幅度达57.97%至67.78%。

  记者注意到,除被立案调查、公司净利润持续下滑外,7月31日,延安必康因债务问题信用评级被标普从“CCC+”下调至“CCC-”。

  标普指出,延安必康在偿还即将于2020年12月和2021年4月集中到期的债券风险加大。该公司手头现金有限,营运现金流为负,对外融资受阻

  财务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第一季度,延安必康的短期借款达35.84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达10.38亿元。而其手头现金不足1亿元,自由营运现金流为负。

  此外,延安必康明年还将面临大量债务到期。据标普预计,该公司在截至2021年6月的12个月内有45亿至50亿元人民币的短期债务到期,其中包括7亿元人民币的国内债券。尽管公司可以将银行借款展期,但该公司的资本结构存在长期风险。

  标普预测,2020年延安必康的债务杠杆率将飙升至10倍-11倍,2021年将维持在9倍-10倍,而2019年该比率为4.7倍。从长远来看,杠杆率的上升会给延安必康带来一些再融资压力。

  不过,8月5日,标普公告称,应公司要求,撤销延安必康制药股份有限公司的“CCC-”长期发行人信用评级。这是否意味着延安必康的资金压力得到缓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