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合高科闯关IPO 核心产品曾被客户卖给竞争对手

股票

  在A股市场,黄金生产公司数量较多,为黄金开采提供矿山药品的企业却很少,但有一家企业已经开始冲刺IPO了。近日,广西森合高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森合高科)申报创业板上市,审核状态为“已问询”,该公司为黄金工业的上游供应商,主营环保型黄金选矿剂的研发、生产和销售。

  值得注意的是,在森合高科前五大客户中,有两名客户将公司核心产品销售给直接竞争对手,损害了公司利益,森合高科经调查确认后,终止了两大客户的合作。

  99%以上收入来自唯一主营产品

  进入2020年,黄金价格连续上涨,刺激了黄金企业的生产,一些上下游企业也受益匪浅。作为黄金开采上游供应商,森合高科2020年第一季度经营业绩较去年同期实现较大增长,产品产量、销量分别是去年同期的334.93%、255.16%。

  过去三年,森合高科的业绩均处于增长阶段。2017年-2019年,森合高科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01亿元、1.41亿元、1.56亿元,实现归母净利润2825.33万元、3530.70万元、4125.79万元。

  报告期内,主营业务收入占比均在99%以上,达到了99.90%、99.75%、99.84%,是森合高科主要收入来源;而主营业务收入100%来源于金蝉环保型黄金选矿剂,主营产品结构单一的问题较为突出。对此,森合高科表示将加强后续产品的开发研究,补充贵金属浮选药剂系列、活性吸附碳等产品。

  对于现有唯一主营产品,森合高科介绍,金蝉环保型黄金选矿剂可在不改变金矿原有工艺和设备下,作为传统剧毒浸金药剂氰化钠的替代品,实现环保提金,减少环境污染和解决矿区人员安全问题。

  不过,相关市场似乎并没有成熟。《招股说明书(申报稿)》显示,目前氰化法提金技术是现代提金的主要手段,世界上约90%的黄金是在氰化法工业应用之后产出的,森合高科的产品作为剧毒提金剂氰化钠的替代品,仍处于市场导入和客户培育阶段。

  森合高科也坦承,“很多生产企业出于对新产品的认识不够及对金浸出率、浸出时间、生产效率等方面的担心原因,接受公司产品并大规模使用还需要一定的过程。”

  下游市场的认可度也影响到最近三年的业绩。2018年,森合高科主营业务收入增长率为40.45%,随着市场对公司产品的认可度的逐步提升,收入增长势头较好。到了2019年,主营业务收入增长率就降到了10.64%,增速回落,原因包括国内部分客户出现暂时性停工。

  因此,森合高科积极开拓国外市场、发掘境外客户,并取得初步成果。境外销售的突破使森合高科2019 年主营业务收入依然保持较好的增长势头,未来公司仍将发力国际市场。

  但是,如何提高国内黄金生产企业对环保型黄金选矿剂的认可度,仍是森合高科需要攻克的课题。

  两大客户为竞争对手带货

  鉴于市场认可需要一个过渡期,以及黄金生产企业地处偏远区域的行业特点,森合高科仅靠自身销售队伍无法完成大范围的推广工作,因此还依靠各地的经销商在当地进行推广。2017年-2019年,经销模式下的销售收入占比分别为37.43%、53.79%、47.65%,与终端直销收入已相差不大。

  《招股说明书(申报稿)》显示,目前森合高科的客户包括老挝旺塔矿业有限公司、拉萨品志工贸有限公司、中国黄金下属公司、招金集团下属公司、紫金矿业(行情601899,诊股)下属公司、盛达股份下属公司等国内外大中小型黄金生产企业以及国内外贸易型企业。

  2017年-2019年,森合高科的前五名客户中,也有部分经销商。不过《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森合高科与少数经销商的合作出现了一些问题,有两名经销商将公司产品卖给了直接竞争对手。两家经销商分别为陕西秦创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陕西秦创)、获嘉县卓珩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卓珩贸易)。

  2017年,陕西秦创和卓珩贸易是森合高科第三、第四大客户,销售金额分别为549.20万元、484.10万元;2018年,卓珩贸易成为森合高科第一大客户,销售金额为1751.39万元,陕西秦创则不在前五大客户名单中。

  按照森合高科所述,陕西秦创和卓珩贸易均于于2017年起向公司采购选矿剂产品,主要下游客户是一家以自有品牌销售环保选矿剂的企业,两家经销商向公司直接竞争对手销售公司产品,损害了公司的利益,森合高科分别于2018年、2019年终止了合作。

  另外,辽宁金蝉黄金选矿技术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辽宁金蝉)系森合高科2018年新引入的授权经销商,产品主要销往中国黄金下属的辽宁排山楼金矿。最初,辽宁排山楼采购金蝉产品由辽宁金蝉实控人推广引荐,2017 年起辽宁排山楼直接向森合高科采购,对此经销商提出异议。经协商决定,辽宁排山楼于2018年下半年起继续向辽宁金蝉进行采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