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投资者维权急筹3000万解困 “吉林信托董事长”才是高危职业?

信托

  打开吉林信托官网,一段铿锵有力的背景音乐让投资者虎躯一震。紧接着,“风险最小、效益最大、回报最高”12个大字跃然眼前。

  不买它的信托产品,感觉人生少赚10个小目标。

  然而,就是这样一家喊着“诚信为本,客户至尊”口号的信托公司,却引发投资者集体维权。

  券业观察发现,不光这些维权的投资者“南”,做吉林信托的董事长更“南”。

  总部门口遭维权,吉林信托急筹3000万解困?

  8月17日早上,位于长春人民大街的吉林信托总部门口聚满了人,他们拉起横幅,嘴里喊着“还我血汗钱”。

  这是吉林信托-汇融38号和汇融50号的投资人,来自全国各地。

  汇融38号成立于2017年9月29日,信托规模4.5亿元,期限24个月,按季付息。融资方为中科建设开发总公司(以下简称“中科建设”);担保方为中科建设控股子公司中科建飞。

  据了解,信托资金主要用于投资中科建设持有的上海青浦区“意邦国际家居博览中心”项目,包括后期装修及设备采购。

  “按合同约定,2018年7月初就应该付息。后来,吉信说7月底给投资人付息,一直到现在都没兑付。”一位投了200万元的汇融38号投资者在贴吧爆料,两年前就有多位投资者上门讨要说法。

  就在汇融38号出现违约的三个多月前,吉林信托成立了汇融50号,总规模2.6亿元,期限2年。融资方为广悦化工,信托资金用于受让广悦化工项目收益权,还款来源为广悦化工的经营收入或抵押物处置。

  按照合约,汇融50号应于今年3月起陆续到期。到期后,吉林信托发公告称延期3个月25天。然而,延长期到了后,吉林信托出现二次违约,再次发公告称延长至2020年12月21日。

  之所以逾期,吉林信托在公告中的解释是:“由于疫情等影响,融资人短期内无法按协议偿还资金。”

  不过,吉林信托相关人士向《时代周报》透露,目前公司已和广悦化工达成了方案,向其筹到3000万元资金。如果8月20日召开的受益人大会决议生效,将执行相应分配计划。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披露,广悦化工已被法院列为失信公司。近年来,该公司诉讼缠身,涉及金融借款合同、承揽合同等纠纷。

  其实,自吉林信托成立以来,曾多次陷入兑付风波。当年的“吉信-松花江77号”,也被认为是首例打破刚兑的信托项目。

  松花江77号发行于2011年,期限为2年。结果一年后就出现了利息延期问题,直到2013年12月,吉信才发公告称该产品出现了兑付危机,涉及资金10亿元。

  投资者维权失利,与吉林信托对簿公堂。结果吉林信托赢了官司,却失去了一些投资者的信任。

  年报出“乌龙”,频频被罚款

  吉林省唯一一家信托公司,注册资本15.97亿元......吉林信托身上的光环并不少。

  然而,光环之下,却是一张又一张的罚单。

  8月6日,吉林银保监局开具了三张行政处罚信息,一张给吉林信托,另外两张给吉林信托相关负责人李巍、李俊。

  信息显示,吉林信托因“未严格审核信托目的的合法合规性,为银行规避监管提供通道”被罚款40万元。而就在7月2日,吉林银保监局刚刚核准了李巍担任吉林信托总经理助理的任职资格。

  吉林信托被罚并非没有征兆。

  开具处罚信息之前,吉林银保监局分别于2019年7月12日及2019年11月26日,两次对吉林信托开展现场检查,并于检查后下发了《现场检查意见书》。

  第一次检查后没多久,2019年8月,吉林信托就因存在“治理机制长期严重缺失,股东会、董事会、监事会运行不规范”等问题,被吉林银保监局罚款40万元。

  梳理吉林信托近年来的罚单,大多与内控失效有关。就连对外公开的年报,也因工作人员的“粗心大意”闹出过乌龙。

  4月30日,吉林信托发布2019年业绩报告。有网友发现,吉林信托披露的信托项目资产负债表,与2018年数据完全一致。后来,吉林信托澄清,是由于部分数据未更新造成的。

  几天后,吉林信托在官网重新上传年报,信托资产数据更正了,但在披露母公司所有者权益变动表时,年报页眉处显示的却是“2018年度报告”......

  回头翻看吉林信托官网首页那句话,“公司不对网站信息表述上的任何错漏或疏忽承担任何法律责任。”似乎意味深长。

  最危险的职业:信托董事长

  兑付风波尚未解决,又接连遭到行政处罚,吉林信托现任董事长邰戈想必是“亚历山大”。

  毕竟,他的前三任都未能在这个位子上“善终”。

  1998年,吉林信托首度更名亮相,张兴波被任命为常务副总经理,次年9月转正为公司总经理。2001年3月,吉林信托改制为责任公司,张兴波成为公司董事长。

  在其管理下,吉林信托的业务涵盖信托、证券、基金等多个领域。2005年12月,张兴波曾高调宣布,力争吉林信托在2010年整体上市,逐步构建金融控股集团。

  然而,没等到上市,张兴波先“落马”了。

  2007年,张兴波涉嫌受贿罪被逮捕,比他小4岁的高福波紧急上任。

  在高福波任职的8年间,从吉信-松花江77号违约事件,到参与内幕交易被证监会处罚,吉林信托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任期内,高福波本人似乎平安无事,可在其辞职3年后,因涉嫌贪污、受贿、职务侵占等被立案调查,涉案金额高达数十亿元。这也是吉林省有史以来查办的涉案金额最大的案件。

  资料显示,高福波担任吉林信托董事长时,年薪为140万元。生活中的他非常“吝啬”,高福波回忆,早饭从来不喝牛奶,很少吃鸡蛋,就喝点咸菜粥了事。“穷怕了,对金钱的渴望、对贪欲的放纵,以至滑入违法犯罪的深渊。”

  5万美元,是高福波堕落的开端。在高福波的影响下,他的老婆也越来越抠门。

  第三任董事长李伟,虽然上任晚,但却比高福波更早落马。2015年上任,不到两年就被审查了,同样是贪污、受贿。

  不少网友调侃,“吉林信托董事长”成了高危职业。

  其实,不止“吉林信托董事长”高危,北方信托董事长更“南”。

  第一任董事长梁建三被曝出现经济问题,携巨款逃往国外后至今没有下落;第二任董事长戚文福贪污受贿,被判14年;第三任董事长霍津义因涉嫌重大违纪,被判无期;第四任董事长刘惠文自杀身亡;第五任董事长王建东“不作为不担当”,被免职......

  据统计,2019年换帅的信托公司已超过三分之一,涉及28位董事长或总经理。业内人士表示,信托公司高管变动与新老换届、公司内部调动以及部分高管违规遭到制裁有关。

  与其说是“董事长”一职高危,不如说都是贪心惹的祸。董事长管不住自己的私欲,或多或少也会影响公司内部管理,从而影响业务发展。